陈和陈

吃一顆蘋果

摸鱼摸出来

没错这个温柔是女主角 玩乐团的 要签给CXH的公司

————————————————————————

林林和温柔同在一个乐团林林名字虽然比较娘实属一个大老爷们 

乐团解约之际陈信宏突然单枪匹马的参加了一个饭局好死不死温柔多问了一句被拉上作陪林林又被温柔拉上一行三人面面相觑

他们和约的人在大鸡腿附近的高档餐馆附近碰面约的是4个形态各异的中年男人

对方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看到陈信宏身边的温柔大大咧咧的开起玩笑“呦 阿信佳人在侧 工作起来也顺心啊” 林林上前接了一句“可不是嘛”

和前面的中年男人隔着五六步温柔压低声音却压不住愤怒“林林,你有病啊” 

今天好歹林林还穿的像个人“我这是再帮你呀温柔 真是那啥咬吐不出象牙”

温柔急得不行“我谢谢你了林林 吃完这顿饭咱们就江湖两忘 各奔天涯吧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吃完这顿饭就各奔天涯可这顿饭也太漫长了

席上只有温柔一位女士开始时大家还装模作样的绅士了一段时间,上菜喝酒都照顾着温柔,可后来席上风向就变了。

中年男人A说“温小姐这么漂亮 一定要赏脸喝一杯” 中年男人B说“温小姐不但漂亮 乐团也发展的这么好 这么秀外慧中 一定要喝一杯”

温柔颤抖的手举起手里的白酒颤抖地和他们碰了杯一双手忽然拦住了她把酒往嘴边递的动作陈信宏瞥了眼发出动作的林林低头夹了片鱼片

林林拦住温柔,对着自劝酒的几个男人说,“哎哎哎,灌一个姑娘你们好意思吗,一个人敬酒就得了,别过分啊。”几个经理笑得更欢,“这位小哥,怜香惜玉啊,那你替温小姐喝了这几杯吧。”

几个人还在起哄,一直没说话的陈信宏直接把酒杯从温柔手里拿过来放在桌子上,端起自己的酒站起身,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各位,今天恰好我们都在台北,能聚一聚,我很开心。我们的合作非常成功,我也相信我们下一次的合作会更成功,我敬大家。”一饮而尽,有位中年男人带头喝了声好,大家正要回敬,陈信宏又端起另一杯,“温柔酒量不好,这酒我替她喝了。”说完又是面不改色地吞下了小半杯酒。

坐下之后,温柔在他耳边悄悄说,“我可以喝的,我酒量超棒的,你别替我挡了,多吃菜。”她是真的担心陈信宏的胃,应酬这种事,点了一桌子菜却动不了几筷子,一推人空着腹只知道喝酒,是最伤身的。所以往后的劝酒,温柔都干脆利落地喝了,后来甚至某些冲着陈信宏来的酒,她也稀里糊涂抢着接了。大家都夸玩团的姑娘果然豪爽,只有林林看着眼睛快对在一起的温柔,暗自担心。

当温柔歪歪扭扭站起来,一下子趴到林林身上的时候,林林只能苦着脸认命地对陈信宏说,“她现在应该是不能自理了,陈总,你知道她家的地址吗?我送她回去。” 

陈信宏皱着眉头把温柔拉过来,说,“你先走吧,我送她就可以了。” 

温柔笑嘻嘻地勾着陈信宏的脖子,酒气喷在陈信宏脸上,“咦?林林!你怎么变样了?……哎呀,糟糕,变好看了……”边说边用右手食指点了下林林的眉心,“你别皱眉,你现在这样特别像一个人……不行不行你不能这么像他……我把持不住的……” 

听着温柔胡言乱语,陈信宏眉头更紧。眼前的人虽然喝醉了,力气却不小,挂在他脖子上的手臂紧紧箍着,丝毫不愿放手。可她又虚虚浮浮的根本站不稳,身子一个劲儿往下沉,陈信宏没有办法,只好轻轻扶住她的腰,试图带她去坐出租车。 

“林林!你听话!变回来!”温柔停在原地不肯走,把脸凑得更近,“……噢,我知道了,林林,你一定是中了什么咒语了,哈哈哈,青蛙,让我来拯救你!” 

——女孩子一定不要醉酒。 

——女孩子一定不要看太多童话。 

——公主亲吻了青蛙之后,青蛙变成了王子,从此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万一你不是公主呢?万一不是公主的你亲的不是青蛙而是王子本尊呢?万一……亲偏了呢? 

林林至今无法忘记那惊悚的一幕。 

温柔说,青蛙,让我来拯救你。 

然后她双手捧住了陈信宏的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着那两片猫一样的嘴唇吻了下去。不过由于喝醉了,眼花缭乱,所以没瞄准,直直亲在了陈信宏的左边嘴角。 

中年男人他们已经走远,只剩林林打算送温柔所以才留了下来。而作为这件事唯一的见证人,林林感到迷茫极了。按照刚才的情况看,温柔应该是把陈信宏认成自己了,可要是她真把眼前的人当成了自己,怎么还会真的亲下去?而且这姑娘现在的享受表情是几个意思?她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 

半夜的街上行人并不多,可但凡是路过的人,总要对这对在酒店前接吻的男女微微侧目。女孩闭着眼睛,嘴巴啄在男人的嘴角,侧着的脸上挂着浅笑,而男人——深沉双眸里却都是诧异,扶在女孩腰上的手渐渐僵硬。林林看到陈信宏阴云密布的脸,赶忙把温柔硬硬扯开,连连对陈信宏解释,“她认错人了,陈总你别介意……” 

几乎要不省人事的温柔看到眼前的人又变回了林林,非常开心。觉得自己果然拯救了青蛙,重重地拍着林林的肩说,“嗯嗯,这样才对,刚才那么好看,太不是你的风格了。” 

林林面色尴尬地看着陈信宏,“陈总,她还是交给我吧,你看她这状态……还不一定干出什么事儿来……” 

此时的陈信宏已经恢复了往常沉着泰然的神态,“不用了,她毕竟是我要签的艺人,麻烦也该是我的麻烦,没什么事我就先带她走了。”话是对林林说的,可陈信宏的眼睛却一直盯着趴在林林肩上的温柔,作完告别,便一把握住温柔的手腕,不容抗拒地拉着踉踉跄跄的她坐上了出租车。 

温柔在出租车里倒是没有再闹,因为她一坐下,就靠着身边舒服的物体睡过去了。 

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醒来之后头痛欲裂。并且失忆了。 

————————————————————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